最新更新: 前以色列官员透露:| 俄媒:朝鲜曾免费为| 邪念不断:日本为打| 周恩来临终最后想见| 哪位领导被认为“还|

一键下载雷群到桌面
军事网 > 雷群网 > 军事天地 > 历史 > 梁兴初38军浴血朝鲜:战士战死时衔着敌人耳朵

梁兴初38军浴血朝鲜:战士战死时衔着敌人耳朵

文章来源:未知       责任编辑:admin      雷群军事网      当前栏目:历史     
 

梁兴初

  我军军史上赫赫有名的战将,38军的老军长。出身铁匠的梁兴初作战威猛,自1930年参加红军后,他从新兵到团长,八年升了九级,与此同时也负伤九次。在抗美援朝战争中,他指挥的38军战功卓着,被中央军委通令嘉奖,彭德怀亲笔在嘉奖令后面加上“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!第38军万军!”38军由此获得我军历史上独一无二的殊荣——“万岁军”。

  讲述人梁晓源

  梁兴初之子。

  父亲亲自指挥了中学教材里着名的“松骨峰战斗”

  梁晓源是在梁兴初41岁时出生的,那时候,梁兴初早已从朝鲜战场归国,获得了“万岁军军长”的美名。他和哥哥姐姐几个孩子被爸爸视若“心尖肉”,老爸每天都要抱着他满屋转,疼爱到“要星星不给月亮”的程度。但他们却不知道自己老爸是这样一位了得的人物,更是从来也没听爸爸讲过那些他亲历的比电影还要精彩传奇的“打仗故事”。因为梁兴初从来也不跟他们讲自己这些事儿。

  当年魏巍的那篇着名通讯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使得“最可爱的人”成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代称,而且这篇文章被收入中小学教材,几十年间被一代代学生们诵读。梁晓源上学的时候自然也学过这篇课文,也为文章描写的朝鲜战场上志愿军浴血奋战的惨烈图景震撼:“……还是在二次战役的时候,有一支志愿军的部队向敌后猛插,去切断军隅里敌人的逃路……这场激战整整持续了八个小时。最后,勇士们的子弹打光了。蜂拥上来的敌人占领了山头,把他们压到山脚。飞机掷下的汽油弹把他们的身上烧着了火。这时候,勇士们是仍然不会后退的呀,他们把枪一摔,身上帽子上呼呼地冒着火苗,向敌人扑去,把敌人抱住,让身上的火也把占领阵地的敌人烧死。据这个营的营长告诉我,战后,这个连的阵地上,枪支完全摔碎了,机枪零件扔得满山都是。烈士们的遗体保留着各种各样的姿势,有抱住敌人腰的,有抱住敌人头的,有掐住敌人脖子把敌人摁倒在地上的,和敌人倒在一起,烧在一起。

有一个战士,他手里还紧握着一个手榴弹,弹体上沾满脑浆;和他死在一起的美国鬼子,脑浆迸裂,涂了一地。另一个战士,嘴里还衔着敌人的半块耳朵。在掩埋烈士遗体的时候,由于他们两手扣着,把敌人抱得那样紧,分都分不开,以致把有些人的手指都掰断了。这个连虽然伤亡很大,他们却打死了三百多敌人,更重要的是,他们使得我们部队的主力赶上来,聚歼了敌人。这就是朝鲜战场上一次最壮烈的战斗——松骨峰战斗,或者叫书堂站战斗。”

  读着这样课文的时候,懵懂的少年梁晓源一丁点儿也不知道,爸爸就是这英雄部队的军长,“当时真没想过这跟我父亲还有什么关系,我们不知道,也没问过爸爸。还包括那时候看过的电影《奇袭》之类的,也都没听父亲说过这个那个是怎么回事,老头儿从来也没说过‘那次战斗是我指挥的’这类的话。”多年之后反思,梁晓源觉得这个既是父亲个性使然,也是他们那一代人的共性:打了胜仗那都是毛主席军事思想指挥得好,至于自己具体做了什么没什么可炫耀的。

  也因此,在林彪“九一三事件”后梁兴初被审查、下放的8年间,因为父亲问题屡屡通不过政审而伤心的梁晓东、梁晓源哥儿俩,曾经拍打着床铺哭着质问父亲:“爸爸,你到底犯了什么错误?害得我们上不了学,更当不了兵,也找不到工作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”父亲憋闷了好一阵,仍是没说什么,长叹一声,仍只说,相信组织相信党终究会把问题搞清楚。妈妈也在旁劝解:到那时你们也就知道了。多年之后,梁晓源无比懊悔,若是对父亲了解得深一些,自己何至于在创口上撒盐伤害爸爸的心?

  在1981年梁兴初的“问题”得以纠正后,特别是他1985年10月去世之后,梁晓源回到北京,眼看着妈妈任桂兰从1986年开始用二十年的时间全力做一件事:写一本梁兴初的传记。她遍访梁兴初的老战友、老部下,很多人还不止访问一次。梁晓源记得,光是吴法宪,妈妈就访了三次。在这些年间,梁晓源一点一点地真切认识了父亲,那些档案、史料、知情者的讲述,掺和着他记忆里的爸爸,犹如一片片拼图的碎片,在他心中拼出了一幅父亲的肖像。

  我们有近战、夜战的法宝,没有飞机、坦克一样可以打胜仗

  梁晓源说:“我年纪小的时候也问过爸爸,那时他在海南军区做司令,彭德怀到海南检查工作,我就问:彭德怀会骂你吗?父亲说:彭德怀不会骂我。我说:为什么?他不说了,什么也不解释。我是好多年以后才从别的途径知道,父亲没说出来的话是:是彭德怀给他的38军提笔写下的‘万岁军’。”其实,彭德怀还真曾狠狠骂过梁兴初。这个,梁晓源自然也是后来知道的。

  那是在志愿军总部第一次战役的总结会上,其实开会前梁兴初就感觉到彭德怀总司令的火气了:彭德怀同其他几个军长、政委一一握手,却对他的敬礼视而不见,更别说握手,绕过他去,虎着脸坐在会议桌的主席位置上。

  彭德怀在会上总结得失,说志愿军入朝的第一仗打胜了,毛主席很高兴。原来担心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和美军作战要吃亏,现在看来我们有近战、夜战的法宝,没有飞机、坦克一样可以打胜仗。他表扬40军、39军、42军完成了任务,说到38军只表扬了335团在飞虎山打得不错。接着话锋一转,说:“可是有的部队由于没有作战经验,拖拖拉拉,执行命令不坚决!”然后他脸色陡变,大声问道:“38军梁兴初来了没有?” 明明看见了,还要问来了没有,会场的气氛骤然紧张,梁兴初答:“到!”立正准备挨批。

  谁也没有料到彭德怀的火气会这么大,骂得毫不留情:“梁兴初,我问你,你38军为什么那样慢慢腾腾、拖拖拉拉?我让你往熙川插,你为什么不插下去?你这个军长是怎么当的?”“你梁兴初胆大包天,你有什么了不起!”“都说你梁大牙是员虎将,我没领教过,我看是鼠将,老鼠的鼠!老子让你打熙川,你说熙川有黑人团,一个黑人团就把你给吓住了!我看你是临战怯阵!什么鸟黑人团,你们是自己吓唬自己!38军是主力?主力个鸟!”

  以前他听的全是表扬,哪受过这种指名

  梁兴初自打参军起,喋血奋战二十余年,以善打恶仗的常胜将军而骄傲,就如同《38军军歌》所唱:“大小数百仗,仗仗有名堂。”的确,梁兴初指挥的大小战斗,有“名堂”的实在不少。在哈达铺,从缴获敌人的报纸中,知道了陕北还有刘志丹,为确定长征目的地起到了重要作用;在固原,首歼国民党骑兵部队,他成为我军第一支骑兵连连长;在淮海,他指挥独立旅陈道口战斗,被罗荣桓赞誉为“虎将”;在滨海,他率十三团打甲子山。在东北解放战争中,秀水河子歼灭战,成为我军灵活运用战术的典范;拉法、新站一仗,力挫了国民党军长驱直入的锋芒;张麻子沟伏击战,重创国民党王牌机械化团;黑山阻击战,挡住了廖耀湘十万大军的进犯……

一周推荐

  • 社会民生

热点图库

一周精选

网友推荐

新闻排行

  • 焦点
  • 军事
  • 历史
  • 社会
  1. 中老缅泰启动第37次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
  2. 李克强将出席中国-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
  3. 台北市长:断交和冈比亚首都姐妹市关系不
  4. 武汉“村官下令活埋5人”一事涉事者承认
  5. 李长春自制家具展出 衣柜镜子造型独特
  6. 台湾驻大陆人员按“领土”内上班待遇 不
  7. 中国“天河二号”蝉联全球最快超级计算机
  8. 儿子晒照爆陈水扁在狱中养鱼种菜
  9. 调查显示:有9成台湾民众担心食品安全
  10. 香港英皇集团主席控告谷歌诽谤案押后裁决